關于組織推薦省級第十六批“一企一技術”研發中心的通知 山東省工業和信息化廳關于進一步推動大型工業企業研發機構建設 的實施意見 龔正到泰安市調研指導主題教育 堅定踐行初心使命 勇做新時代泰山“挑山工” 關于2019年度國家中小企業公共服務示范平臺名單的公示 前8月互聯網企業業務收入增20.9% 安筱鵬:數字化轉型的十個關鍵詞 我省啟動新型智慧城市試點示范建設工作 關于組織申報2019年度山東省數字經濟園區(試點)的通知 苗圩《人民日報》撰文:我國工業和信息化的輝煌成就與寶貴經驗 山東省工業和信息化廳關于公布2019年山東省工業企業“質量標桿”典型經驗的通知
當前位置:首頁 > 優秀案例 > 企業案例

從“徐工云”看傳統工業互聯網+的門道 ——專訪江蘇徐工信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張啟亮

發布時間:2019-01-28 14:37:09 來源:鳳凰網 作者:news

2016年6月29日,江蘇徐工信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張啟亮被第十二屆中國工業論壇授予“中國工業企業十大影響力人物”榮譽稱號,并在論壇作了《互聯網+下的徐工集團轉型升級之路》的專題發言。

在接受鳳凰網專訪時,張啟亮說:“給我頒這個獎,我還是非常榮幸的,但是感覺有很大的責任和壓力。頒給我這個獎,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我認為還是我們用互聯網的方式,在改變著傳統的制造業。特別是徐工正處于珠峰登頂的過程,正在爬坡過坎,我們必須抓住互聯網這只手,才能加快我們的轉型升級。”

這位站在巨人肩膀上的青年才俊,所肩負的,正是堪稱中國工業脊梁的徐工集團,如何在互聯網+時代,以自身的努力實現民族工業崛起的中國夢想。其實早在2009年,徐工就啟動了信息化整體提升工程,目前已形成了完整的研產供銷服全價值鏈的信息化體系。實現了信息化在研發設計、生產制造、供應鏈、銷售、服務等各環節的全面覆蓋、滲透融合和綜合集成。徐工集團還是國家工業4.0星火小組五家成員單位之一、國家兩化融合管理體系標準起草單位之一,先后獲得國家級兩化深度融合示范企業、國家首批兩化融合管理體系貫標企業等榮譽稱號。

因此張啟亮對于既充滿信心,又對前景保持冷靜:“在徐工登頂珠峰的過程中,我們有很多的難題。這些難題如果讓徐工自己去解決的話,可能周期比較長,成本也比較高。但是現在用一種新的方式,新的思維,來解決我們登頂珠峰過程中10%的難題。”

 

(圖片:徐工信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張啟亮接受鳳凰網專訪)

 

以下是張啟亮接受鳳凰網專訪的實錄。

互聯網+就是“后信息化”?

鳳凰網:有人認為,“互聯網+”其實就是信息化。也有從事信息化工作的人認為,它實際上是信息化升華以后的結果。但是真正做“互聯網+”的又不認同這兩個觀念。不知道您怎么看待這個問題?

張啟亮:從我個人的感覺來看,信息化和“互聯網+”,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很多人是把信息化和“互聯網+”混淆了,認為是互聯網+就是信息化的后時代,其實這種理解是錯誤的。

傳統的信息化注重在企業的管理,信息化和流程進行融合的問題,和我們企業其他的業務相互融合的問題。

但是“互聯網+”倡導的是我們要從思維上轉變,那意味著企業的領導人,包括企業的員工是否具有互聯網的思維,來解決企業發展中出現的問題。除此之外,“互聯網+”就是要讓互聯網的思維和技術滲透到企業的全價值鏈中去。它就像空氣和水一樣不可或缺,如同一種化學反應,使企業快速的發展,快速地適應全球化。

鳳凰網:您剛才提到了“互聯網思維”,也提到了“變革的力量”,那么您認為“互聯網思維”應該什么樣的?由它而產生變革力量的源泉是什么?是什么導致“互聯網+思維”的產生,同時又倒逼著我們制造業的一系列變革?

張啟亮:“互聯網思維”是非常重要的。以徐工為例。

首先在研發方面,徐工過去的研發是一種不可公開的秘密,我們一直在自己的一畝三分地上研發自己的產品。但是現在這已經行不通了。如今在這種互聯網思維的影響下,我們更要做到如何充分利用外部的資源,全球的資源,加快我們產品的研發和創新。

其次就是我們的制造。現在客戶偏好個性化的定制,如果按照傳統的制造方式,是無法實現的,因為(傳統生產方式下)單獨一臺、一臺車地生產,那樣生產效率是極低的。但是互聯網卻快速實現了客戶定制:Customer-to- Manufactory就是C2M的方式。那就是說C2M后,進行2C環節,這樣就可以形成一個完整的閉環。未來所有的全球制造產業,都在向客戶的定制化轉型。沒有互聯網,這種變革是無法實現的,因為無法打通生產和客戶之間需求的交流,從這個角度看,互聯網的貢獻是很大的。

最后,我們的營銷和服務模式也在發生著重大的轉變。曾經我們的企業,包括目前大部分制造型企業,都是以企業為中心,以產品為中心的。但是互聯網的思維轉變了這一點,如今我們要以客戶為中心,以服務為中心。如何把客戶的需求,轉化為你企業的產品,這應該是所有企業都要思考的,都應該用“互聯網+”的思維,站在“互聯網+”的風口上,解決我們企業發展過程出現的問題。

我個人判斷制造業企業必須要與互聯網順勢而為,才能真正讓企業產生可持續的競爭優勢。

“徐工云”是什么?

鳳凰網:徐工在整個中國的企業群里面已經足夠強大了,同時也做了很多的工業信息化的探索。但是現在又重新提出了“徐工云”這個概念,這個“徐工云”與以往有什么不同?有什么主要的設想?

張啟亮:“徐工云”和以前的信息化的建設是完全不同的。

原來的徐工信息化建設,都是基于內部的,包括我們的研發、生產、HR、財務,基本上是這方面的內容多一點。但是現在徐工云是解決客戶的平臺化,社會的大眾化,社會的參與度,并以此來解決徐工的開放性。

4月8號我正在去德國的路上。董事長看到了一篇文章《GE的Predix》后給我批示,讓我研究以Predix為藍本,徐工未來到底走什么樣的路。之后我在去德國的路上,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

到德國,看他們的企業也在轉變,也給我很多靈感。我在德國待了10天后,回到徐州,我們就開始做這件事情,開始研究GE的Predix,他們提出來用GE的Predix來改變整個工業的互聯網。這其實是非常成功的提議。它去年在這個平臺的收入是40億美金,規劃到2020年GE的這一平臺是在2000億美金。

意味著這個部分有很大的變化。變化就在于以往在這個平臺上研發的一款發動機,不是GE的人研發的,但是研發出來的發動機,比原來的產品輕了很多,穩定性又很好,又省油。這在航空的發動機行業是一種顛覆。

我們的想法就是通過GE的這種模式,讓徐工也能生產一些顛覆性的產品。雖然我們這次放在平臺上的環境設備,雖然徐工已經生產出了產品,但是我們還是希望把全球的高手,智慧聚集到這個平臺上,這是我們設立平臺的初衷。而且我們王董事長非常重視這個平臺,他說這個平臺有可能會把徐工真正引向世界級的一個企業。

徐工是一個傳統的制造企業,就現在來看還是比較封閉的。但是互聯網平臺上的“徐工云”會改變徐工,讓徐工向開放式企業的創新轉變。

這次工業云改革與以往的信息化是完全不同的,對于徐工人來說,也是一個非常大的挑戰,但是也是一種機遇。如果我們把這件事做好了,以后在“徐工云”的平臺上,我們可以聚合更多的資源。我們徐工研發的網絡越多,徐工的張力就越大,同時創新的模式也就越多。所以徐工云的研發,有可能成長為這個行業的變革者。

鳳凰網:這個故事其實隱含著一個很深刻、很現實的話題,就是我們現在在對標德國工業的4.0、美國的工業智造和我們中國制造2025。通過徐工跟GE的對標,您認為中國企業在工業4.0的路上,或者說中國智造,我們大概都有什么樣的路要走?

張啟亮:你這個問題問得非常好,也是我們專家經常討論的。

德國提出來工業4.0,中國提出來中國制造2025,美國又提出來工業互聯網,其實中國制造2025和德國工業4.0產生的背景是完全不一樣的。

工業4.0對應的德國企業,基本上已經達到了3.0的水平,所以才提出了工業4.0的戰略。但是中國的企業完全不一樣,中國有很多的企業還在1.0時代,有一些企業在2.0時代,還有的在3.0時代。中國的企業如果要實現工業4.0,那么發展中還沒有達到2.0和3.0的企業要加速發展的。如果這個差距依然存在的話,我國的企業就不可能一下子躍升到4.0。

舉個例子,如果你初中和高中不上,直接進入大學,那么基礎課程會出現一個很大的斷層。所以我希望中國的企業,要真正的沉下心來,抓緊加快補上2.0和3.0的課程,讓中國制造業在全球范圍都具有很強的競爭力,使中國成為制造行業的強國。目前我國是制造業的大國,但是不是強國。到那時,企業也能從中國制造成長為中國創造,實現中國的“智能智造”。

徐工云的出現,對中國工業意味著什么?

鳳凰網:大家有一個很迷信的觀點,就是“互聯網+工業或+制造”的時候,這個“云”不是一個簡單的組織優化,如果僅僅基于組織優化肯定是做不好的,肯定有顛覆性的。那么我們徐工云顛覆性體現在哪些方面?它的框架是怎樣表現的?

張啟亮:“徐工云”技術眾籌平臺的顛覆性在于和以前的研發模式是不一樣的。以前的研發模式是讓研發人員去研發,然后拿出新產品。但是這一次把研發的新產品放在網上,讓全球的喜歡這項專業的人員,喜歡這項工作的人員,全球不同區域的,不同膚色的,不同語言的人,來參與這件事的研發。這在工程機械行業里面是第一家,在制造業行業里面,目前在國內也應該是第一家。

我們的想法就是讓世界成為徐工的研發部,我們希望把這個想法變成現實。所以說我們正在嘗試。我們要把我們徐工未來的難題,包括我們新的產品,都要通過這個平臺進行研發。希望這是一種顛覆式的創新模式,使我們的研發變得更加具有競爭力,更能滿足客戶的需求。

鳳凰網:確實,大國氣象之下,需要很多像徐工這樣有情懷的大企業,來扛這個旗,來走這個路。

張啟亮:你說的對。我們在最初發布的時候,很多人不相信,都認為徐工是一個有實力的企業,是一個有沉淀的企業,怎么可能把研發進行開放呢?很多人不理解。但是我們也要和鳳凰網說明一下,我們開放的是我們的脫敏技術。就是說我們徐工依靠自身無法解決的事情,我們才會放到這個平臺上來解決,是利用脫敏技術來處理一些產品的問題。完全開放,完全共享。

徐工信息技術公司要干點兒啥?

鳳凰網:在徐工的變革轉型過程中,信息化扮演什么樣的角色?

張啟亮:在徐工的轉型中,信息化有效地支撐了集團的轉型升級,并且主要有以下幾個推動。

第一個推動,就是推動思維的變化。無論大家做什么事兒,首先從思想和思維上要統一,充分利用互聯網的思維,用新的思維,新的方式,來解決徐工的轉型升級出現的問題。

第二個推動,就是推動我們研發模式的轉變,我們希望聚集全球的資源來協同我們的研發。

第三個推動,就是推動我們的制造。推動我們個性化的定制,我們C2M的模式。

第四個推動,就是我們的營銷服務。徐工未來要真正地進入全球第一的方陣,在工程機械行業,我們必須改變以往的模式,要改變到“以客戶為中心,以服務為中心”的模式上來,讓客戶感到徐工無處不在的服務。

最后一個推動,就是推動我們組織的變革,這是非常重要的。目前我們的企業在一種新的經濟情況下,有很多的不適應。我們希望通過信息化的方式帶動企業變革、組織架構的變革,真正產生互聯網式的生產模式和組織模式。

鳳凰網:信息化變革,讓很多傳統的企業無所適從,以前曾經非常輝煌、非常自信的制造實業,忽然變成平臺公司的附庸了,這種落差如何補足?信息化公司將承擔什么樣的角色?

張啟亮:我們重點做好兩個角色:

第一個,要支撐好徐工集團的轉型。我們現在新公司已經有了一批自主知識產權的產品,包括原創性的技術,現在公司已經成為徐工信息化人才的高地。我們希望通過這種方式,給徐工集團注入新的思維、新的技術和新的模式。

第二個角色,我會帶領我們的團隊,把企業做大做強,我們計劃公司未來要上市,基本上明年就可以做到。我們希望用制造業的經驗,加上互聯網的方式,把這個企業做大做強,讓員工在這個平臺上,實現自己的價值。

因為新技術的不斷涌現,比如工業4.0,中國制造2025,包括“互聯網+”,包括“AR、VR”這些新的技術,很多制造型企業的轉變真的是比較茫然,比較糾結,不知道應該怎么做。徐工集團通過不斷地學習,不斷和這些專家們的交流,找到適合的方向。

未來的企業,不僅僅面對著在信息化和制造業相融合的問題,它需要真正實現雙向的滲透、雙向的驅動和雙向的拉動。所以,未來的企業是逐漸從“公司+雇員”到“公司平臺+個人”,從“公司+個人”向“平臺+個人”的轉變。未來誰擁有一個好平臺,誰就可能擁有更多的資源;擁有了更多的資源,企業的競爭力就會更強。

鳳凰網:徐工信息化的轉型,對整個中國制造業,將會產生什么樣的影響。我們是不是會為徐工之外的企業也提供智能化的解決方案?

張啟亮:我們的(信息技術)公司是在2014年的7月1日成立的。這兩年我們發展得非常快。我們的目標就是:對內實現工業4.0,對外提供工業4.0模式。這種模式是得到了社會的認可,因為好多的企業需要徐工,希望了解徐工,想和徐工做的一樣,但是以往沒有這種平臺。而現在有了這種機會,所以好多的企業來找我們合作,就是看中我們在徐工的經驗。我們把徐工成功的案例有效地轉接到其他的企業。這種跨界的聯合,強強的聯合,形成了一種非常良好的、“螺旋式”上升的模式。

在傳統的制造業,信息化人員不可能成為主流,不會有很高的待遇和地位。但是轉到這個(信息技術公司)平臺上,我們成立了專業的信息化公司,我們的體制、機制和工資待遇,都是對標IT行業的。所以這會成就從人才洼地到人才高地的轉變,這對拉動原有的傳統企業(轉型)是非常有效的。目前有很多的企業都在嘗試,因為以往制造型企業,想找一些這方面高端人才的話還是很困難的,因為缺少這種氛圍,沒有一個好的平臺。

但是制造業企業轉化為服務化的平臺,就提供了一個很好的(人才)空間,提供了一個很好的氛圍,讓這些高手進入這個平臺,為傳統的制造型企業服務。我認為這種模式,在未來應該會有更多的應用。


推薦

山西福利彩票快乐10分